• <s id="bqac4"></s>

    <em id="bqac4"><object id="bqac4"><input id="bqac4"></input></object></em>

  • <progress id="bqac4"></progress>
    <rp id="bqac4"></rp>
    1. <ol id="bqac4"><object id="bqac4"><input id="bqac4"></input></object></ol>
      1. 引領產業變革,人工智能還需突破哪些壁壘?

        發布時間:2019-12-16 15:00    來源:經濟日報
         

        關鍵詞:人工智能

        摘要:近日,在中國人工智能學會發起主辦的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年會上,與會專家學者們對這些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當新一輪產業變革席卷全球,人工智能(AI)成為產業變革的核心方向。

          人工智能真如人們所想的那么神奇而無所不能嗎?中國的人工智能發展需要突破哪些壁壘?

          近日,在中國人工智能學會發起主辦的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年會上,與會專家學者們對這些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  

          人工智能“有所不能”

          人工智能近些年處于發展熱潮之中,阿爾法狗擊敗圍棋世界冠軍等標志性事件,讓大眾對人工智能產生了熱切的期待。而深度學習和大數據的發展,帶來了人工智能產業的大跨越,人工智能技術加持過的智能安保、智能語音輸入、智能導航、智能客服等,已經走入尋常百姓生活。

          人工智能的未來會不會“無所不能”?

          參加2019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年會的專家們對此普遍持審慎態度,在他們看來,人工智能還有太多瓶頸需要解決。

          算力、算法和大數據是人工智能的三大核心要素。今天的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更多地得益于我們有了速度更快的電腦,基礎算法并沒有根本性的進步。

          “今年初《麻省理工大學科技評論》發表過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分析了1992年到2018年的1.6萬多篇人工智能領域的論文,得出一個結論,26年來,人工智能技術沒有顯著進步。”中國信息化百人會學術委員會主席、工業和信息化部原副部長楊學山在大會發言中表示,當前我們在人工智能領域取得的很多進展,主要是依靠算力的進步取得的。

          “以深度學習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其實已經接近天花板。”清華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張鈸在本次大會上榮獲2019年度吳文俊人工智能最高成就獎,他認為,人工智能技術實際上經歷過兩代,第一代是符號推理,第二代是目前的深度學習。

          “深度學習這個工具的問題很大,它易出現重大錯誤,易被攻擊,不能舉一反三,有不可信、不安全、不可靠、推廣能力差的弱點。為了區別于深度學習,我們特別提出要發展第三代人工智能。”張鈸認為,人類處理知識的能力更強,計算機處理數據的能力更強,發展第三代人工智能必須實現知識和數據的結合,“必須加上知識,光靠數據不可能產生智能,人類智能的基石是知識。”  

          “人工智能目有三個層次,感知智能、計算智能、認知智能,每一個層次上都存在很多瓶頸問題。”東南大學儀器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宋愛國認為,感知智能這一層,很多元器件工藝有待突破;計算智能和認知智能層面,人工智能仍然在很多方面達不到人的智能水平,這說明數學的基本理論和生物物理的智能認知機理方面,都有許多問題有待突破。

          人工智能是一個基礎研究與應用緊密結合的領域,基礎研究的瓶頸也傳導到了實際應用中。

          “我們在提供算力的時候發現很大瓶頸在于框架上,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投入到研發里來,來指導我們算法的發展。我相信算法的發展,會牽引我們芯片的設計。”華為海思計算芯片產品總監王曉雷說。

          中國AI“痛點”在哪

          人工智能處于新一輪科技革命的核心地位,對于任何國家來說既是機遇又是挑戰,世界格局極有可能因此而重新洗牌,對于錯過前幾次科技革命的我國來說,此次機遇尤為重要。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有哪些短板與優勢?應該如何抓住這次機遇?這也是本次大會熱議的話題。  

          我國人工智能發展起步較晚,與以美國為主的發達國家相比還有一定差距。很多專家都認為,當前中國人工智能發展的短板在于:產業發展過度依賴開源代碼和現有數學模型,真正屬于自己的東西并不多,中國制造在從“硬件組裝廠”向“軟件組裝廠”蔓延。

          “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還是比較嚴重的,特別是基礎理論,底層框架和核心算法方面差距很大。就像建房子,地基都是打在別人的基礎上,你只在上面做一些架構,雖然有一些應用,但是人家一旦把地基抽走,這個建筑會變成什么樣?”國家發改委產業經濟與技術研究所副主任盛朝迅說。

          “中國原創算法和框架還是非常多的,并且影響力很大。但我們缺一些偏底層的東西,比如深度神經網絡優化算法、神經網絡編譯相關技術等等。”商湯集團副總裁、智慧城市事業群首席技術官閆俊杰認為,這些差距并不可怕,隨著將來的發展,中國可以追上來,只是需要一個較長的歷程。

          與會的專家也認為,我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的發展上有獨特優勢,如穩定的發展環境、充足的人才儲備、豐富的應用場景等。

          “人工智能三要素:數據,算法,算力。數據方面,國內環境有優勢;算法層面,美國領先一些,但從真正應用角度來講,國內一點兒都不落后;算力角度,我們差得比較多,要做好國產芯片,以及建設基于國產芯片的軟件生態,這條路還很長。” 云知聲聯合創始人李霄寒表示,人工智能上游很大一部分鏈條,現在都還短缺,是中國需要突破的“卡脖子”關鍵點。

          大會上,清華大學-中國工程院知識智能聯合研究中心、中國人工智能學會吳文俊人工智能科學技術獎評選基地聯合發布了《2019人工智能發展報告》。報告稱:在人才情況方面,總的來看,美國的人才數量遙遙領先,獨成第一梯隊,凸顯了其在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優勢。對于我國而言,人才數量在大部分領域領跑第二梯隊,但與位居首位的美國相比,中國高影響力學者數量明顯不足,頂尖學者相對匱乏,中美之間還存在較大的趕超空間。

          未來還需“深度融合”

          人工智能的未來應該如何發展?“深度融合”是一個被許多與會專家提到的關鍵詞。

          人工智能技術基礎研究的發展需要深度融合。

          張鈸院士說起他所在的清華大學人工智能研究院的發展方向時表示:“宗旨是一個核心,兩個融合。也就是說以人工智能基礎理論研究為核心,加強與數學、神經科學、心理學、腦科學和人文科學的跨學科交叉融合,致力發展第三代人工智能的理論與方法;同時我們還要加強技術與工業,學校與企業的深度融合,推動人工智能事業的發展與進步。”

          人工智能技術的實際應用也需要深度融合。  

          在大會會場,記者還看到云跡科技公司的服務機器人“潤”(Runner),這種機器人可以用于酒店客服,會自主規劃路線、上下電梯,為住店客人遞送拖鞋、礦泉水、外賣等物品。云跡科技創始合伙人應甫臣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這款產品是公司將自身在室內定位導航、機器人移動、大數據方面的多年技術積累與酒店客人實際需要深度融合的成果,真正解決“最后100米”問題,效果很不錯。“我們已經服務了1000多家酒店,100多個酒店品牌,設備行走的里程達到了40萬公里。覆蓋了全國130多個城市,和全球10個多國家。”

          中國平安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肖京認為,“人工智能最大的價值在于給實體賦能。人工智能發展需要很多條件,其中一些條件只有企業才有,比如說場景、數據還有領域知識等。所以人工智能一定需要科研機構跟企業深度合作,才能真正做好。”

          與會專家也認為,目前人工智能在很多行業還沒有實現真正的融合。

          “今天的產業智能化,我個人認為還是雷聲大,雨點小。”百度風投CEO劉維舉例說,現在有很多智能養豬的公司,與人工智能的融合只是做一個豬臉識別。“豬臉識別能精確發現每一只豬不同,然后呢?你是否有一套精準作業的系統,能給每只豬個性化的喂食、疫苗、養殖?能否真正提高豬的養殖水平?我們一深入交流就發現,他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們說反正智能養豬這個概念,甲方買單,政府買單,做一個豬臉識別很容易做出來,而且這些項目也能賣出去。”

          劉維認為:“人工智能新技術能否真正給傳統企業帶來新能力,能否提高其效率并幫助其迅速打敗傳統競爭對手,才是檢驗新技術是不是真有效的硬標準。”

          人工智能的未來發展不僅需要學科間的合作,學術界和產業界的合作,也需要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合作。

          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李修全說:“現在的人工智能還處于初步發展階段,沒有哪個國家掌握了總體算法,也沒有哪個國家具備了實現這個理論突破的全部要素,需要各個國家科學家加強合作、通力協作,協同攻克人工智能領域的這些科學難題。”

        (責編:)

        相關新聞

        繼續深度參與中國煉化項目——訪霍尼韋爾特性材料和技術集團全球副總裁兼亞太區總經理劉茂樹

         11月初,霍尼韋爾宣布,任命劉茂樹為霍尼韋爾特性材料和技術集團全球副總裁兼亞太區總經理。霍尼韋爾在華市場戰略是否因人事變動而有所變化?未來將瞄準哪些終端消費群體?業務板塊側重點是否改變?帶著這些問題,記者對劉茂樹進行了專訪。

        中文字幕无线观看中文字幕